男性为什么比女性高?答案简单,但生物学家或许弄错了几十年

来源:把科学带回家 06-26 15:17 21481 阅读

男性和女性之间最明显的生理差异之一就是平均身高。总体上来说,男性更高一些。为什么会这样?教科书里的一些解释可能会倾向于用达尔文理论来解释,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性选择和雄性竞争。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写道:“毫无疑问,男性的体型和力量都优于女性。他们有宽厚的肩膀,发达的肌肉,粗犷的身体轮廓,还有更多的勇气和斗志,这些特征是在生存斗争和配偶争夺中产生并强化的。” 

图片来源:wikipedia

按照这个理论,如果男性不需要依靠力量去获得配偶,那男性和女性的体型就应该差不多。演化心理学进一步提出,性别差异主导了我们的行为,男性更具攻击性和竞争性。

美国罗德岛大学生物人类学家霍利·邓斯沃思(Holly Dunsworth)说:“身高差异是一种基本的性别差异,对此展开的研究很有必要。但是由于之前已经存在比较固定的理论,如果我们想推翻,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是违背科学。”

但在《演化人类学》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邓斯沃思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她认为性选择导致人类身高差异过于巧合,应该存在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这个解释其实就隐藏在已有的医学和人类学理论中。这个解释无关竞争,而是卵巢和睾丸的内分泌对骨骼发育造成了不同影响。

邓斯沃思说:“有关人类身高差异的研究通常只局限于一种解释,排除了很多其它可能性。”她并非认为性选择对身高毫无影响,而是说这个机制不足以决定这么大的差异,学界一直在探索其他成因。她认为,这不仅是关于演化的问题,更是关于“我们是谁”的探索。


答案在骨头里

男性和女性的身高差异,经常被作为性选择的典型例子。即这种特征的产生是由于繁殖成效,而非生存的差异驱动的。但邓斯沃思认为,得出这个结论有点武断。她认为:“性选择理论其实缺乏很多相关证据。”

加拿大莱斯布里奇大学的演化人类学家路易丝·巴雷特(Louise Barrett)说:“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去证明身高差异的原因,而不是看到身高存在性别差异就想当然地觉得就该如此。”巴雷特曾在2016年和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格特·斯特普(Gert Stulp)共同发表了一篇关于人类身高差异演化的综述论文。巴雷特说,性选择假说有一种直观的吸引力,即科学家认为,男性比女性高大,男性又喜欢打斗,所以这两件事必须联系在一起。但她补充道:“问题在于,性选择假说的相关研究做得并不充分。”

比如此前这些研究经常拿人类和其它灵长类动物进行比较,但忽略了人和黑猩猩共同演化历史的程度。换句话说,即使性选择能够解释不同性别的大猩猩的体型差异,由于从人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开始演化到现在,也经过了相当漫长的时间,黑猩猩的性选择可能出现在独立演化之后。从逻辑上说,并不能直接将同样的理论套用在人的身上。巴雷特表示,即使类似的研究在逐渐减少,但数量依然很多。

巴雷特说:“如果想完善性选择假说,就需要做更多研究。”事实上,性选择理论的因果关系也能被颠倒过来解释,即男性的统治欲和强大的竞争性也可能是体型差异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当邓斯沃思对骨骼生物学和骨骼发育的文献展开进一步研究时,她重点关注了骨骼生长与激素之间的联系。并且她从中发现了一个更直接的解释,即女性比男性矮,是因为她们有卵巢。

卵巢之所以是关键因素,是因为其能够产生远多于睾丸能够产生的雌激素,而雌激素能够帮助骨骼发育。邓斯沃思说:“大量雌激素能够刺激长骨发育。在青春期之前,男性和女性的生长速度基本相同。而当青春期开始后,女性的卵巢开始大量产生雌激素,雌激素会刺激她们骨骼中的生长板,促进以长骨为主的骨骼生长发育。这就是为什么在青春期早期,女生往往会比男生要高一些。”

然而生长的高峰期并不会一直存在,因为高水平的激素会促进生长板闭合。这就是最终男性和女性具有身高差异的原因,因为女性会在青春期后经历一次雌激素分泌高峰,这既使得骨骼能在短时间快速生长,却又让骨骼很快停止了生长。而男性因为是缓慢分泌雌激素,所以他们会长得更高。

雌激素理论和人类身高变化的历史非常吻合。比如在14世纪肆虐欧洲的黑死病之后,男性和女性的平均身高差值增加了62%。男性身高平均增加9厘米,女性则平均矮了5.5厘米。男性身高的增加更容易解释,因为成人的身高很大程度上受儿童时期营养和健康状况的影响,而疫情大流行结束后,人们可能吃得更好,变得更健康。但同时期女性却变矮了,这是否意味着她们在瘟疫结束后,反而变得不那么健康了呢?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的人类学家莎伦·德维特(Sharon DeWitte)并不这么认为。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她表示“黑死病后女性平均身高的下降实际上可能反映了饮食或健康状况的改善,”因为健康状况的改善往往与月经初潮的提前有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身高差异的显著变化就与竞争无关。邓斯沃思说:“黑死病后的女人不会突然变得喜欢更高的男人,男人也不会突然以新的方式争夺配偶。身高的差异可能只是健康状况转好的副作用,比如恢复健康的女性月经期会开始得更早。”


争论的焦点

关于身高差异的雌激素理论并不新鲜,但很少有人类演化生物学家对此给予足够的关注。雌激素似乎可以解释身高差异是如何产生的,但却不能解释更深层的演化问题。

不过,邓斯沃思认为这种将雌激素理论和演化对立起来的想法可能存在误导性。“生理学、内分泌学和骨骼发育的方式,同样也是演化过程中形成的。”因为在我们看来,男人比女人高是由一种生理因素直接决定的,即雌激素决定了身高,所以任何能够影响雌激素分泌程度或分泌时间的因素,都将间接影响人类身高的性别差异,这些因素并不一定会受到自然选择的影响。即使不改变任何交配系统和男性竞争程度,任何导致月经初潮提前的情况,都足以减少女性的平均身高。

这意味着人类体型的性别差异,很可能是在没有性选择的情况下演化出来的。因此,为了理解为什么男人比女人高,我们可能需要了解为什么我们会经历青春期,以及是什么导致灵长类动物之间雌激素作用的差异。


盆骨也是如此

邓斯沃思的论文不仅仅讨论了身高,她还指出,例如女性骨盆比男性骨盆宽这一现象,常见的理论会认为是女性需要生下大脑袋的婴儿。但实际上,与长骨的生长类似,骨盆宽度主要由雌激素水平驱动。

邓斯沃思解释说,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骨盆宽窄程度会影响分娩成功率。因为一些分娩很容易的物种也会有宽盆骨。例如,黑猩猩新生儿的头部要比人类婴儿的头部小得多,然而雌性黑猩猩的骨盆仍然很宽。

在邓斯沃思看来,骨盆宽度的性别差异并不是为了方便分娩,而是为女性体内的生殖系统提供足够的空间。她说:“阴道、子宫和卵巢已经占据了非常多的空间。” 

巴雷特笑着说:“这是盆骨过宽的一种解释。女性有着如此复杂的生殖系统,难怪她们的骨盆需要更多空间。”她表示,从解剖学上来看,男女骨盆宽度有差异的原因很简单,但却被忽略了这么长时间,这也说明了科学包容性存在系统性问题。“我们经常有这样一种观念,即男性的身体是默认标准,而女性身体是默认标准的偏差。如果我们摈弃把某一种性别的身体作为标准模型的观念,我们能更好地研究性别差异,也可以更好地验证假设。”


找到正确的方向

邓斯沃思说,身高的竞争假说和骨盆的分娩假说都是演化论中“差不多的故事”。虽然这样的故事很有吸引力,因为它们看起来很有意义,但却会对我们的日常生活造成实实在在的负面影响。

性选择理论会告诉我们,男性生来就热爱竞争;作为文明社会的男性必须与他的“本性”做斗争,才能与他人合作或保持友善;一个男人的整个身体都是为争斗而设计的。男人就应该是“男人”。邓斯沃思说:“这基本包罗了所有刻板印象,不管是好是坏。”但我们的骨骼可能会告诉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巴雷特说:“我们需要对演化假说进行更严格的论证,尤其是和人类有关的内容。我们对自己的印象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举止,一个错误的观点破坏力巨大。

邓斯沃思说:“我们在谈论人类演化,在讨论如何讲述我们起源的故事。”因此,我们要确定我们讲述的是正确的故事,这是极其重要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