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巷,重庆旧日时光在闪耀

来源:旅游之后 06-24 16:56 24775 阅读

小巷梨花风色暝。别院金筝,弹得春愁醒。病酒恹恹冠不整。银缸扶上斜簪影。几帙残书堆作枕。强起窥帘,缺月娟娟静。墙外柝声如雨迸。天涯剩个愁人听。

这一首词让我在不经意间划破现实屏障,任思绪延展到某个自己也不知所以的时空。

这恐怕是孤独带来的幻觉,但更有可能,是一种文化上的寻根。

我在思考,重庆究竟是怎么样的,她的气质,是火锅的热辣,是山地的参差,是朝天门的扬帆,还是点亮于每个家庭厨房里的那一盏灯?

我在想象时光,当它慢悠悠地揉搓着这座坚砺铿锵之城,将她慢慢变个模样时,是否,对岁月不忍破坏的地方手下留情?

山城巷一隅

山城巷就是一个被岁月放过的地方。这条深隐于都市高楼林中的跌宕起伏的悠长小巷,固执地坚守着老重庆的韵味。以爬坡上坎的日常,打开着一篇旧日隽永的诗。她给了这座强壮有力的城市难得一见的温情。

在这个阴雨连绵不绝半月有余后突然雨停的下午,我特意去了次山城巷。寻找熟悉的老城味道。

坐地铁1号线在较场口下车,出5号口,打开导航,目的地输山城巷即可。

山城巷入口

这条闹中取静的蜿蜒小巷还有个名字叫山城步道。上可至枇杷山,下能到南纪门。连通着重庆上下半城。

拾阶而上,在那些青石交织的梯坎与石壁上,一丝古老的味道在酝酿。

多走上一段,再走进去一段。

3D绘图

年老的棒棒在等生意。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这向上的行走变得有了诗意。

我更喜欢那组棒棒的图画,它们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山城的生活气息拉近到眼前。想起那个时候,自己偶尔需要搬运重物,只需要站在街边大吼一声“棒棒儿”,总会有手脚利索的棒棒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为了抢到生意,他们能第一时间把哪怕一座山都扛上肩头,再回头问一句,“老板,哪里?”

今天我哪里也不去,但确实有东西需要搬运,它是对从前的记忆,对这座城市过去的怀念。我想把它们从这条高低不平的小巷中搬进心底。

山城巷过去一度是清军将领们的府邸,他们看中的大概是这里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的军事意义,而选择以此为家。

在重庆被迫开埠后,1900年法国传教士在这里修建了仁爱堂,后来成为重庆的第一家西医院。如今,这栋老建筑经历风雨依然如故,静默地诉说着山城巷的历史。

仁爱堂

从前的山城巷有个富有诗情画意的称号:天上的街市。

仁爱堂的传教士每天晚上都会在崎岖小巷里立起灯杆,点亮灯笼。

星光下的山城巷灯火点点,远远望去,蜿蜒如龙的灯光与星光交相辉映,虽无今日霓虹之艳丽,却也别有风韵,便被大家称为“天上的街市”了。

在这条小巷里,寻访古老的印记根本无须刻意,随时都有过去的精彩在等着你。

石库门

重庆是一个移民城市,注定了它的兼容并蓄。小巷深处有厚庐,为民国时期官员老宅,仿上海石库门特色。其样式古朴厚重,伤痕累累的木门蕴含着时光的味道。仿佛在引诱人进行一场时光的穿越。

在小巷里闲适地走着,巴渝特色的吊脚楼时不时闯进眼帘。

改造后的吊脚楼

这些楼房保留了原始风格,但在坚固耐用上进行了一定的改造。在确保建筑原来外观特征的前提下,改善了安全性。

如果仅仅是一些长了苔藓的石头梯坎,几栋老建筑,山城巷可能根本无法和我去过的任何自然景点相媲美。

它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这里一代一代生活着的重庆人。老重庆的生活气息,才是山城巷最霸道的魅力。

在这个节奏感强烈的都市里,山城巷的生活却不紧不慢,甚至是慵懒的。

喝茶

真想停下来,忘掉这城市的奔忙与喧嚣,在人间有温度的生活里任性地打开自己,做几个小时寂寞的闲人。

什么也不想,当自己是那几棵冬天里也不让自己枯萎的黄果树,雨来了欢呼,阳光来了就文静地感动…

阳光雨露,均是天恩。大街小巷,都是重庆。

徜徉在小巷里,我经过小时候最渴望的杂货店,不知道,他们还卖不卖从前我最喜爱的麒麟奶糖,蛋皮,还有豆丝糖。

来根辣条

我还成不了某棵树,继续朝前走去。

这些年,我走过了那么多地方,从没有一处,像我走在这里这样从容安详。我相信苏轼的那句词了:此心安处是吾乡。

慢慢就走进了华灯初上。

到没有火锅的火锅店替自己倒杯免费的茶,一饮而尽后,我加快脚步,离开了山城巷。

回到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城市大街上,依旧是熟悉的感觉,盯着自己被路灯拉长的影子,我心中有个疑惑:

究竟山城巷是现代重庆的影子,还是现代重庆是山城巷的影子?

究竟过去是现在的影子,还是现在是过去的影子?

或者,如庄生梦蝶一般,彼此在彼此梦中,又都在我的梦中,我在他们梦中?

我喜欢这梦幻中的重庆,新与旧都喜欢。能在现在看到过去,那是最巴适的欢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