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20年:谁在崛起,谁在沉沦?

来源:黄桷树财经 05-29 10:50 23756 阅读

西部地区,收到了一个大礼包。

2020年5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这份一万字的重磅文件,给西部12省市自治区描绘了一幅美好的蓝图。

西部地区非常渴望跟够跟上东部地区发展的步伐。

西部大开发,就是西部人民“心中的火,眼中的光”。

西部大开发自1999年启动以来,迄今已超过20年,回首1999-2019年的这20年,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体会不尽相同,有的眉开眼笑,有的怅然若失。

黄桷树财经统计了一些经济数据,与大家分享:

(一)西部与东部的差距是扩大还是缩小?

1999年中国的GDP为8.7671万亿元,2019年GDP为98.5333万亿元。

1999年,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GDP总量为1.5354万亿元,占当年GDP总量的17.51%,2019年,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GDP总量为20.5185万亿元,占当年GDP总量的20.82%。

1999年,东部10省市的GDP总量为4.7436万亿元,占当年GDP总量的54.11%,2019年,东部10省市的GDP总量为50.0699万亿元,占当年GDP总量98.5333万亿元的50.82%。

从GDP占比来看,西部与东部的差距有所缩小。

(二)西部12省市自治区在全国的排名

20年沧海桑田,有五个省市自治区的排名有所上升。

对比1999年和2019年,四川的排名由全国第10位上升至第6位,陕西由全国第24位上升至第14位,重庆由全国第22位上升至第17位,内蒙古由全国第24位上升至第20位,贵州由全国第27位上升至第22位。

有两个省市自治区比较失落,广西由全国第17位下降至第19位,甘肃由全国第26位下降至第27位。

有五个省市自治区保持不变,云南在全国第18位的位置上未发生变动,新疆在全国第25位的位置上未发生变动,宁夏、青海、西藏均未发生变动,分别为全国第29位、第30位、第31位。

(三)西部12省市自治区,谁的增速最快?

对比1999年和2019年,增速第一名是贵州,1999年贵州GDP为911.86亿元,2019年GDP为1.6769万亿元,增长了18.39倍。

增速第二名是陕西,增速第三名是西藏。

重庆的增速排第四名,四川的增速排第七名。

增速倒数第一名是甘肃,仅增长了9.35倍,大约为贵州的二分之一。

西部12省市自治区当中,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最高的是内蒙古,2019年为4.0782万元。(四)西部与东部的差距有多大?

东部10省市当中,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最高的是上海,2019年为7.3615万元。

参考历史数据,2012年时,上海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便达到了4.0188万元。

从城镇居民的收入上,内蒙古差了上海整整7年时间,重庆差了8年,甘肃差了9年。

有一些统计数据有点让人吃惊,比如,西藏地区的城镇居民收入比四川更高。

2019年,西藏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3.7410万元,四川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3.6154万元。

从城镇居民的人均收入来看,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差距并不大,即使是垫底的甘肃,2019年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也达到了3.2323万元。

面向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中国的西部地区充满着机会。

比如,《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提出,要促进成渝、关中平原城市群协同发展,打造引领西部地区开放开发的核心引擎;到2035年,西部地区的人民生活水平应与东部地区大体相当。

美国的西部曾经远远落后于东部,但在“黄金热”的带动下,美国西部从19世纪末开始腾飞,以洛杉矶、旧金山、圣迭戈、西雅图为代表的一大批西部城市崛起,在20世纪中后期开始,西部更是踩中了IT行业发展的节奏,在经济层面完全跟美国的东部实现了分庭抗礼,使得整个美国的经济实现了东西部均衡发展。

黄桷树财经认为,中国西部地区地域广阔,矿产资源丰富,只要利用好几点,是大概率能够崛起的。

(一)灵活的人才招揽政策

中国的西部12省市自治区,都有不同程度的人口流失。

以人口大省四川为例,截至2019年末,四川的户籍人口9099万人,常住人口8375万人,这意味着有超过700万的四川人在外打工。

西部地区,要全力跟东部抢人,留住外流的打工人口,同时,西部地区有漫长的边境线,与多个邻国接壤。中国西部的经济发展水平虽然落后于东部地区,但超过了越南、吉尔吉斯坦等邻国,中国可以向这些国家开放国门,放宽这些国家公民来西部地区务工的门槛,让越南人、吉尔吉斯坦人为中国西部崛起贡献出劳动力。

中国西部地区的崛起,一定是有大规模的人口积聚作为前提,再辅之以产业配套。

(二)充分发挥土地资源优势

中国西部12省市自治区,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基建。

过去二十年,贵州的GDP高歌猛进,成为中国西部的一抹亮色,这跟当地大力修高速公路有一定的关系,贵州是中国西部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公路”的省份,交通条件的改善,正在让贵州成为四通八达之地。

中国的基建,一大难题就是缺钱。

西部地区的优势是土地广袤,可以充分发挥这一优势,比如,铁路公司修建云南和广西之间的高铁,如果云南和广西出不起钱,就可以向铁路公司配置一定面积高铁旁边的土地,供其开发住宅出售。通常意义下,高铁通车会带来周边土地的升值,云南和广西用升值的土地价值来换取高铁建设,其实不吃亏。

自古以来有“要致富,先修路”的说法,只有基础设施建设上去了,才有经济发展的可能,从这一点来看,中国西部12省市自治区需要大量的高铁连接,大量的高速公路连接。

(三)加大企业的税收优惠力度

目前,国家对设在西部地区的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

这个税收扶持的范围有限,只针对鼓励类产业企业,比如,西部大量的餐饮类企业、文化类企业等享受不到税收优惠的。

还有一点容易被忽略。

东部地区虽然执行的是25%的企业所得税,但东部地区政府财力充足,对企业有大量的资金补贴,这使得东部地区许多企业的企业所得税实际上远远低于15%。

西部地区的吸引力何在?

因此,西部地区在处于落后的位置上,要吸引更多的资本来投资,要么加大税收优惠力度,要么加大政府补贴力度。

只要资本过来,自然能形成产业链,创造出就业岗位,留住人口。

现实的问题是,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政府财力普遍薄弱。

这就需要好好利用矿产资源了,比如新疆的石油资源,内蒙古的稀土资源。这些资源虽然在西部,但是开采的利益主要被一些央企拿走,国家可以考虑留更多的利益在当地,让这些资源的定价市场化,这可以让西部地区政府的财力充裕,使其有足够的财力与东部省市政府进行招商引资层面的竞争。

还有一点,西部要崛起,必须要有躬身入局的实干精神。

每一个西部官员如何干,每一个西部企业如何干,每一个西部人民如何干,会决定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未来。

请相信,美好的事情一定会发生。

前提是,你已经足够努力,使尽了全身力气。


猜你喜欢